go 回复: 0 | 浏览: 4002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Rank: 2

妈豆
1676  
宝宝生日
 
积分
325 
本帖最后由 国晖阿许律师 于 2018-10-11 16:01 编辑




如果世界上真有缘分这种东西,那么王建民与朱虹妹的相遇,也算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那一天,建民借口有应酬外出,临出门却被妻子识破是和兄弟聚会,她用轻蔑的口气说“又和猪朋狗友混”。要是平时,忍气吞声惯了的建民,一定会息事宁人放兄弟飞机,避免暴躁的妻子借机吵架吓坏孩子。但是建民这次,却选择摔门而去。

那一天,在新洲村翠香楼,建民一杯酒接着一杯酒。散局时,已11点多,下着雨,他坚持一个人走,结果醉眼迷离,在拐角昏暗的公路一个踉跄倒下了,酒精的作用让他昏睡过去。

对于在翠香楼楼下超市从事收银员的朱虹妹来说,其实那一晚她是临时顶同事的班。超市结束营业后,她一般到新洲村公交站搭车回家。但这一天,她想先去拐角那家店给儿子买文具。

如果不是这些异于平日的“意外”,也许就没有以下的故事了。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就是:连电视剧都不敢这么编的。

但生活,有时就是这么奇妙!

走过拐角的虹妹,虽然灯光昏暗,但还是一眼看到了俯卧着的建民。刚开始,她有点害怕,快步走开,但最后还是停下脚步:“这个人是不是病了,万一抢救不及时,会死的。”

虹妹撑着伞,走近了建民,大雨都无法冲掉的酒气,正一波波地散发出来。虹妹先打了120,然后用力把他翻过来,用伞为他挡雨,还特地打开手机电筒,避免因为天黑大雨,路过车辆误撞上来。

最后,经医院诊断,建民因为喝酒过量导致胃出血,幸好送院及时,才避免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就这样,建民和虹妹认识了。

你来我往中,一个长期缺乏家庭温暖的已婚男人建民,一个独自带着儿子在深圳艰难度日的离异女人虹妹,开始彼此靠近,相互抱团取暖。每周,建民都会有2-3天在虹妹家过夜。

虹妹10岁的儿子小江非常早熟,他明白这个叔叔和妈妈是什么关系。他很抗拒。建民在的时候,无论如何讨好他,他总是板着脸哼哼唧唧的。过了一段时间,他逐渐开始和建民友好相处了,虹妹的满脸愁容总算舒展开来了。“孩子嘛”,虹妹想。

就在虹妹认为一切都好起来的时候,却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例如建民的车,停在路旁,时常遭遇意外,有时被人用利器刮花车身,有时被人用彩笔胡划,甚至有时车顶堆着肮脏的生活垃圾,而附近又没有监控,根本无法知道是谁所为,只能理解为附近的人素质太差,有仇富心理,胡乱干出这些事。

也因为如此,建民过来时再也不敢开车了,都是打车或者搭公交车而来。刚刚消停了一段时间,新的事情又出现了,而且诡异得莫名其妙。

一个周末,建民和虹妹出去了,留下小江一个人在家写作业。事后据小江的述说是,他做完作业出去和小伙伴玩了一会,回家后发现很乱,可能是进贼了,可是两层门锁都是好好的,完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仔细检查了一番,虹妹仅有一条值钱的金项链没有丢失,反倒是建民的一个名牌手表以及两双名牌鞋子不见了。建民非常懊恼,说手表是他老婆送的,怕到时他老婆问到不知道作何解释。

过了一段时间,是小江的生日。建民为表心意,提前为小江定制了一款蛋糕,蛋糕的形状做成了他最爱的跑车造型。
小江生日这天,建民特地推了一个聚会过来一起庆祝。客厅里关了灯,在蜡烛的映照下,三人满脸温馨的红光。建民与虹妹开心地唱着生日祝福歌,小江闭着眼睛,双手在胸前合十,许了一个愿望。

“许了什么愿呀?亲爱的儿子!”虹妹在小江吹灭蜡烛后悄悄靠近儿子,在他耳边问道。

“不能说,说了就不灵验了。”小江调皮地说道。

接下来切吃蛋糕。就在虹妹开始在小江脸上涂抹蛋糕玩耍时,忽然哐啷一声闷响,建民整个人摔在茶几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憋得通红。

一阵慌乱……

紧急抢救后,医生说,建民有罕见的花生过敏症。如果使用过量,而没有及时送医,有可能导致死亡。如今,虽然没事,但还是需要住院观察。

“可蛋糕是建民自己订的,他明知自己有严重过敏症,怎么可能不叮嘱蛋糕店的人不放花生粉呢?”虹妹自顾自地嘀咕。

此时,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小江,忽然间哇哇地大哭起来,并冲了出去。

虹妹以为小江伤心了,便先送他回家。正准备出门去蛋糕店讨说法,小江从房间里出来,低着头,递给虹妹一个本子。他带着哭腔说了一句“妈妈,我以为只是个恶作剧,我没想到这么严重”就跑回了房间并反锁了起来。

虹妹不知道怎么回事,直至看到了小江的日记。

318日,晴。妈妈带回来一个叔叔,大家都笑我有个‘野爸爸’。我讨厌他,不理他,骂他,可我看到妈妈偷偷在哭,很难过。”

525日,多云。我决定‘不讨厌’他了,开始在他车上划,放垃圾,好玩。”

712日,晴转阴。妈妈和他出去了,我拿了他的手表藏起来,把他的鞋子扔到离我们很远的垃圾桶。”

810日,阴天。我生日,他给我订蛋糕。我偷偷让蛋糕店的姐姐加了一点花生粉。我的生日愿望就是让他变成猪头,哈哈哈。”

看似单薄的力量,往往是一座随时喷发的活火山。

当然,还有连虹妹和小江都不知道的是,建民为了给小江过生日推掉了和兄弟姐妹的家庭聚会,让妻子起疑了。她一直跟踪而至,发现了丈夫的秘密。没过几天,虹妹住的那栋楼房以及工作的超市附近,便出现了大量的贴纸,贴纸上的标题是“可恶无耻朱虹妹,偷人丈夫”。

等建民出院,找到虹妹住处时,早已没人了。拨打手机,也一直处在关机状态。此前,建民收到虹妹最后一条信息是:回归家庭吧,不要再找我。(完)

《小说说法》策划、编辑:国晖•阿许律师;作者:苏小玲

关于本期《幕后“玩家”的绝地伏击》的法律解读(图示):

编者按:本篇小说讲的是破坏《婚姻法》一夫一妻制的第三个表现——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指的是有配偶者与第三人未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男女双方是一种姘居关系,例如王建民的行为。其与重婚的最大区别是虽共同生活但不是以夫妻名义。包二奶,养情人多属于这种情况。
有法律问题咨询,请在下方留言,或留下您的联系方式。阿许律师,执业逾二十年,团队办案、恪尽职守。

幕后“玩家”的绝地伏击
快速回复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互联网清理整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70037粤ICP备09174648号粤网安备案号:4406043011553公安机关备案号:44010602000119Copyright 2004-2017 盛成科技 All Right Reserved版权所有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电子营业执照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粤网文[2016]7051-1702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涉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电话:020-85505893/18122325185 举报邮箱:kf@mama.cn 涉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中国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回顶部